行業資訊

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媒體 > 行業資訊

EFB服飾供應鏈展帶你看服裝業:大量回流訂單帶來“短暫繁榮”?需警惕!

By: EFB服飾供應鏈展
2022-02-18

EFB服飾供應鏈展帶你看服裝業:大量回流訂單帶來“短暫繁榮”?需警惕!

EFB服飾供應鏈展收集到:海關總署的數據顯示,2021年,中國服裝出口額增加近330億美元(約合人民幣2099億元)至1702.6億美元,達到2015年以來的新高。在此之前,由于紡織產業向成本更低的東南亞等地區轉移,中國服裝出口已在逐年下降。

不過,疫情帶來的產能回歸恐怕不可持續。安永咨詢服務合伙人周亮對第一財經表示,一味沉浸于過去的低附加值發展模式,是對國家資源的浪費,中國還是要回歸到原來的正軌上,向著服裝產業鏈高附加值的環節升級。 

回流2000億 

在外需恢復和疫情導致的訂單回流等利好因素下,時隔五年,中國服裝出口再次站上1700億美元的關口。

據海關總署統計,2021年全國紡織品服裝出口3154.7億美元,同比增長8.4%,創歷史性新高。其中,服裝全年出口是近十年以來的最大增長幅度。

我國目前仍是世界第一大紡織品生產國和出口國,但隨著國內成本上漲、國際采購趨勢轉移,在2014年達到1862.8億美元的頂峰后,中國服裝出口額已在逐年下降,2015-2020年期間平均增長率為-4%。疊加疫情影響,2020年的出口額一度降至1373.8億美元,跌落回10年前的水平。 

服裝業:大量回流訂單帶來“短暫繁榮”?需警惕!

近十年的服裝出口額數據顯示,2021年的增長率曲線尤為突出,呈現出陡峭的逆勢增長。在2021年,對外服裝訂單回流逾兩千億元,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,2021年1~11月,服裝行業產量213億件,同比增長8.5%,這意味著對外服裝訂單一年增加了約17億件。

周亮對第一財經表示,因制度優勢,在疫情期間中國較早、較好地控制住新冠肺炎疫情,產業鏈基本恢復,相比之下,東南亞等地因疫情反復而影響生產,使得歐美日和東南亞采購商將訂單直接或間接轉移給中國企業,帶來服裝產能的回歸。

具體到出口國來看,2021年中國服裝對美國、歐盟、日本三大主要出口市場分別增長了36.7%、21.9%和6.3%,對韓國、澳大利亞出口分別增長22.9%、29.5%。

美國作為我國第一大紡織服裝出口市場的地位仍然穩固,2021年我國對美服裝出口額首次突破400億美元,創下411.3億美元的歷史新高。一方面,在美國財政貨幣刺激計劃帶動下,市場需求補償性爆發,美國服裝零售屢創歷史新高;另一方面,雖然中美經貿摩擦不斷,但擁有高效、穩定產業鏈的中國仍然是采購商最理性的選擇,美國對中國服裝產業仍有依賴。

中國紡織品服裝行業不僅具備完整產業鏈,較高的加工配套水平,且有著眾多發達的產業集群地。在疫情期間,中國作為世界紡織服裝產業鏈中心,具有強大的韌性和綜合優勢,起到了“定海神針”的作用。

央視此前曾報道,受疫情影響,印度、巴基斯坦等國不少紡織服裝企業將大批訂單轉移到中國生產。

產業轉移大趨勢 

疫情下產能替代效應帶來的訂單回流恐怕不可持續。

周亮認為,疫情期間國內服裝制造產業的回暖是“虛假繁榮”:“疫情遲早要過去,中國還是要回歸到原來的正軌上?!?/p>

隨著東南亞等國家的復工復產,之前回流國內的訂單已經開始轉回東南亞。數據顯示,2021年12月,越南服裝對全球出口同比增長50%,對美國出口增長66.6%。

在2021年下半年,國內服裝出口增速也在逐步放緩。2021年一、二季度,由于國際市場需求復蘇和去年同期基數較小等原因,我國服裝出口快速增長,至三季度增速明顯放緩,四季度由于國外市場假日采購需求大漲的利好,增幅有一定回升。

服裝業:大量回流訂單帶來“短暫繁榮”?需警惕!

疫情減緩了紡織產業向東南亞等國家的轉移,但隨著疫情逐步得到控制,全球紡織服裝制造將繼續加速轉移到東南亞等地。

國內一件T恤的制造成本是東南亞的5倍,一位服裝行業人士表示:“一件孟加拉生產的純棉T恤,當地原料加人工成本不到1美元,到歐美終端市場折扣店賣5-8美元,而在廣東生產同樣原料的一件T恤,人工成本超過5美元,市場價格得翻倍?!?/p>

“以前中國勞動力便宜,所以歐洲成衣商都愿意來中國拿貨,現在印度、孟加拉、土耳其取代了這種優勢?!鄙鲜鲂袠I人士表示。

2021年1-11月,根據進口國(地區)統計,中國占美國、日本進口服裝份額分別為30.6%和56.9%,較2020年的高點分別下降8.5和1.8個百分點,即便相較于疫情前的2019年,美國市場的份額也下降了2.6個百分點。而在2009年,美、日兩大市場進口的中國服裝份額占比分別達36.6%和82.9%。

隨著東南亞等地復工復產速度的加快,訂單再次從國內流出,中國服裝在發達國家市場的份額恐將持續呈現緩慢下降的趨勢。

周亮認為,低附加值產業遷往有比較優勢的東南亞,形成區域產業鏈,是未來整個大的格局,而對中國來說,這類出口減少不一定是壞事。 

邁向紡織服裝強國 

盡管擁有逾1700億美元的服裝出口額,但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,2021年出口服裝行業的營業利潤率不到5%,受原材料價格上漲等因素影響,近年整體利潤水平還在持續下降。

一位行業人士直言,中國紡織業存在大而不強的問題,今后加大產業升級力度,追求適度利潤才是王道。

紡織服裝價值鏈包括原料生產、面料生產、產品設計和紡織服裝制造等,其中紡織服裝制造是服裝價值鏈中利潤率較低、競爭最為激烈的環節,屬于勞動密集型環節。

周亮認為,如果一味沉浸于過去的發展模式,發展低附加值的勞動密集型產業,是對國家資源的浪費,“國際貿易中代加工的訂單對中國經濟沒有什么好處,”他表示,“GDP和就業上去了,但利潤附加值沒有留在中國,被上游全拿走了,而犧牲的是我們的環境和能源?!?/p>

致景科技聯合創始人陳鐘浩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提到,曾有政府表示,國家在電力能源上對企業進行用電補貼,但部分企業生產一些毛利僅3-5個點的產品賣出,甚至還賺不回能源的消耗?!盁o論是國家還是行業,都希望對產業整體的結構進行重構和升級,對低端的產品進行逐步淘汰?!?/p>

在服裝產業鏈中,面料生產、產品設計是實現價值鏈增值和高附加值的環節。服裝的面料工藝與高科技密切相關,屬于技術密集型環節,而產品設計則需要經濟和文化的共同支持,屬于智力密集型的環節。

“疫情遲早要過去,中國得往產業鏈的高端環境去發展,把勞動密集型產業變成科技型的產業?!敝芰琳J為。

紡織服裝產業的轉型升級,也是日本等紡織大國走過的路,其轉型經驗或許可供參考。全球紡織業共經歷五輪大遷移,從英國到美國,美國到日本,日本到韓臺港到中國大陸,再從現在中國部分遷移到東南亞。

紡織工業對日本經濟的振興發揮了巨大的作用,但上世紀80年代后,隨著人工成本不斷提升等因素影響,日本紡織品出口大幅下滑。此后日本政府加大了對高端化纖材料和紡織機械的研發投入、注重培養高端服裝設計人才,并將低端制造環節移往國外,國內集中資源生產附加值較高的流行成衣、服飾用品等。

目前,日本擁有三宅一生、KENZO、優衣庫等世界知名服飾品牌,并有著僅次于美國的頂尖化纖技術,日本東麗公司是“新材料之王”碳纖維的全球最大制造廠商,擁有全球超過30%的碳纖維市場份額。目前我國的碳纖維材料仍嚴重依賴國外進口,2019年約20%的進口來源于日本。

盡管有疫情帶來的制造產能回歸,但中國還是要回到產業升級的正軌上,如日本等國曾經歷過的,剝離低端制造環節,投入紡織服裝產業高附加值的環節。

中國不僅擁有雄厚的服裝產業基礎,更有著新的人口紅利——廣大的中產階級消費人群,成為紡織服裝工業強國只是時間問題。

EFB服飾供應鏈展帶你看服裝業:大量回流訂單帶來“短暫繁榮”?需警惕!

文章內容來源于網絡

參展申請 參觀注冊
中文在线っと好きだっ最新版_国产精品青青在线观看爽香蕉_国产午夜福利2000集免费视频_伊人久久精品无码二区6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