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業資訊

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媒體 > 行業資訊

EFB時尚洞察 | 上海首季數字時裝周落幕:比奢侈品還貴的虛擬時裝能代替愛馬仕香奈兒嗎?

By: EFB服飾供應鏈展
2022-06-23

圖片


EFB服飾供應鏈展 · 時尚洞察

在剛過去的周末,曾于3月初宣布因疫情防控需要延期舉辦的2022秋冬上海時裝周,帶來了首季為期3天的數字時裝周,除了直播形式“秀場聯播”,還通過各種創意方式進行了“數字發布”。

自2020年新冠疫情席卷全球以來,包括巴黎時裝周在內的世界各大時裝周紛紛探索起新的呈現方式,全球多個時裝品牌也以不同創意推出新的展陳方式,一些有別于傳統“走秀”的方式沿用至今。有的品牌甚至借此契機,推出無法穿上身、只能在圖片或視頻中“穿”上的“虛擬時裝”。

圖片
今年已舉辦了二十年的上海時裝周和正在成長的中國時尚文化,面對的會是一次新的契機嗎?
無奈還是創意?
2020年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,讓當時各大時裝周不得不改變產品呈現方式。不少品牌采取了“無觀眾走秀”模式,現場沒有觀眾,模特對著攝像機走秀并直播到全世界;一些品牌則將走秀搬出了慣常的秀場:圣羅蘭(Saint Laurent)曾將一場秀挪到冰島,讓模特在懸崖峭壁和黑沙灘的無人之境行走。
圖片
圣羅蘭疫情期間讓模特在冰島的山上和海邊走秀
拍攝視頻也是許多品牌采取的展示方式。強調“手工藝”的愛馬仕(Hermes)將一場時裝秀放在品牌工坊,讓模特穿梭其間;還有不少品牌將展示視頻拍成“劇情片”,菲拉格慕(Ferragamo)的視頻充滿懸疑感,設計師的靈感來源正是希區柯克的電影。
紀錄片也是不少品牌選擇的模式,梅森·馬吉拉(Maision Margiela)曾用40多分鐘的視頻記錄整個時裝系列從設計師“月下探戈”靈感來源到制作展示的全過程,瑪尼(Marni)的短片由置身世界各地的40多位模特、音樂人、演員、藝術家在自己的日常生活場景中演繹服裝。
在一些時尚愛好者心中,這些形形色色的時裝發布視頻中,令人印象最深刻的還是2020年7月迪奧(Christian Dior)發布的秋冬高級定制時裝概念短片《迪奧神話》(Le Mythe Dior),該品牌微博賬號上,僅15秒的預告就吸引了逾26萬人觀看。在長約15分鐘的短片中,迪奧的工匠們將時裝縮小穿在人偶身上,由工作人員抬進山林湖泊之間,引來仙女精靈們紛紛穿上這些華服。
圖片
迪奧以微電影方式展示服裝,工作人員將穿著新款時裝的人偶拿給山林中的仙女挑選
同樣利用“人偶”元素的還有品牌莫斯奇諾(Moschino),當時不光用提線木偶作為模特展示服裝,還制作了許多時尚界人士木偶作為“現場觀眾”。
據介紹,二戰后物資短缺,法國時裝行業舉辦一場名為“時尚劇院”的展覽,邀請當時的主要時裝設計師為人偶設計服裝進行展示。
“以走秀方式展示時裝,在時尚行業已經存在百余年,是時候做出些改變了?!?/span>曾在多個服裝品牌工作、如今正在創立自己品牌的陳女士認為,“其實回顧時裝歷史,展示方式從人體模型到真人模特,從品牌沙龍到各種新奇的場地,本來就在不斷變化?!?/span>
不過,也有業內人士不贊同變化?!盎仡櫼咔榘l生后的各大時裝周,哪一件服裝、哪一件單品給人留下深刻印象?大家都只記得秀的方式?!痹讵毩⑵放品b工作的小果坦言,原本越來越眼花繚亂的秀場已有喧賓奪主之勢,脫離秀場的展示方式更讓人“看不到”服裝:“時尚首先是一個以產品為基礎的工業體系,才能上升到潮流、藝術和文化?!?/span>
線上還是線下?
今年5月,香奈兒(Chanel)在摩納哥海岸舉行了2023年早春系列走秀,國內網友通過直播幾乎同一時間就看到,短短幾小時后,這場走秀的幕后花絮、產品細節圖等已經通過各類網紅博主(KOL)在國內社交媒體上傳播。
“隨著數字技術的發展,‘線上’已經成為無法回避的傳播渠道?!痹谀成莩奁芳瘓F旗下品牌從事公關工作的陸女士介紹,“直播”成了絕大多數品牌走秀的“必選項”。此次上海時裝周聯動抖音每天6小時直播秀場,還開辟“幕后故事”“共創未來”“主編秀評”等系列欄目。在業內人士看來這是順應潮流之舉:“目前社交平臺上有不少專業人士‘解析秀場’很受歡迎,時裝周推出這樣的欄目,對介紹時裝工藝、理念,普及時尚文化很有幫助?!?/span>
許多海外品牌在疫情發生之初雖然“不得不”采取其他方式代替走秀,但疫情得到控制后這些品牌卻主動延續創新展示方式。迪奧(Christian Dior)在2021年1月繼續推出以“塔羅牌”為主題的短片,延續此前短片的“神話”氛圍;梅森·馬吉拉(Maision Margiela)2020年7月采用視頻展示后,至今幾乎全用視頻來展示。
圖片
馬吉拉以紀錄片形式講述以探戈為靈感的時裝系列如何誕生,但觀眾幾乎無法看清服裝細節
“如今的時尚文化已經逐步脫離了單純的‘美’‘丑’討論,更注重傳遞品牌的文化價值?!?/span>在陳女士看來,比起近年來通過搭建秀場布景營造“氛圍感”,拍攝微電影、互動視頻或是訪談解析,不僅能將服裝置身于場景之中,也能放大產品細節,通過更豐富的手段去傳遞品牌文化:“比如去年品牌‘地素’在上海發布的新系列,通過投影將現場變成敦煌的漫漫黃沙和血色落陽,如果是拍攝短片就可以讓模特置身于敦煌實景之中?!?/span>
不過在小果看來,線下走秀的時裝周依然不可替代?!耙咔槠陂g許多品牌以視頻代替走秀,但奢侈品品牌與快時尚品牌用的模特、攝影師等都是同一批,拍出的視頻整體質感差不多——如果光看視頻,消費者怎么選?”在她看來,時裝周和線下走秀不僅是展示服裝,更重要的是帶來媒體、買手和消費者,“大品牌有長久的口碑背書,通過直播、視頻或其他方式當然沒問題。但中小品牌需要秀場展示形象理念,秀后展示會才是觸摸細節、交流互動的關鍵。不依托于時裝周這樣的方式,很難有這樣的機會?!?/span>
陸女士也認為時尚行業不可能放棄“線下”,“目前的消費者已經習慣了走秀的方式,如果只拍視頻不辦秀,會有人質疑品牌是不是沒錢了。對于中小品牌來說,時裝周走秀更像是一張入場券、一次品質證明?!?/span>
虛擬還是現實?
受疫情影響各品牌的創新展示中,巴黎世家(Balenciaga)獨樹一幟:2020年底舉行的發布會被放在視頻游戲《后世:明日世界》(Afterworld:The Age of Tomorrow)中,玩家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角色,這些角色身著的正是品牌當季的新裝。就在去年,該品牌與游戲《堡壘之夜》合作,為其中四個角色設計服裝,這些服裝也推出了實體系列。無獨有偶,路易·威登(Louis Vuitton)和游戲《英雄聯盟》也曾聯名推出游戲角色的“新皮膚”,并在線下銷售同款服裝。
圖片
巴黎世家把時裝秀辦到游戲中
與巴黎世家同屬開云集團的古奇(Gucci)則更進一步——在其APP中,可以購買虛擬球鞋——這雙“鞋”雖然不能穿出門,卻可以拍攝照片和視頻。該品牌還曾推出限定虛擬系列,將品牌各類單品放置在虛擬商店中銷售,且只能在限定時間內使用。以該品牌產品“酒神包”為例,虛擬商店最初標價5美元,后來竟飆升至逾4000美元,甚至超過其實體包。
專門出品“虛擬時裝”的品牌已悄然誕生。號稱全球首個虛擬時裝品牌的Tribute Brand,每套虛擬時裝的售價從數十到數百美元不等,買家在官網下單后,要在規定時間內將自己的身體數據和盡可能清晰的照片發給品牌,品牌方會根據這些信息為買家“穿”上虛擬時裝。藝人迪麗熱巴就曾穿著該品牌的虛擬服裝登上雜志封面。
盡管不少人疑惑這樣的“服裝”是否真有人消費,但在其官網上,全部服裝均顯示售罄。在一些社交平臺上,“潮人”們則紛紛曬出穿著虛擬服裝的照片。據介紹,該品牌為了保證“稀缺性”,所有款式均為“限量發售”。
圖片
這條價值9500美金的“彩虹色”虛擬長裙(左),其實是通過軟件做到原始照片(右)上的
相比Tribute Brand的“平價”路線,另一虛擬時裝品牌The Fabricant走的就是“奢侈”路線,其推出的一款名為“彩虹色”(Iridescence)的裙裝賣出了9500美金。目前國內也有了這樣的虛擬時裝品牌,Joanpalas在小紅書上有2.8萬粉絲,其產品靈感來源包括《山海經》和王羲之的書法。這些虛擬時裝大多勾勒出清晰的身材線條,并且外觀采用看起來像水、霧氣或是金屬等現實生活中不太可能用來制作服裝的材料。
圖片
這件國內設計的虛擬服裝以王羲之書法為靈感,水墨成了服裝材料
盡管不少人對虛擬時裝的出現感到困惑甚至嗤之以鼻,但已有不少藝人、網紅曬出身著虛擬時裝的照片,一些專業的時尚雜志也紛紛跟進。
“服裝自古就有社交屬性?!痹陉懪靠磥?,服裝是個人身份、審美、性格等多重因素的體現,如今越來越多的人曬出服裝是通過社交媒體,“從早年的QQ秀到現在的換裝手游,人們讓自己的虛擬身份更具個性的想法一直都存在?!?/span>
“誰沒買過幾雙拍照好看但根本沒辦法走路的鞋?”一些業內人士也認為,時尚本就是一個“造夢”的行業,國內的設計師不必排斥。今年1月,國內時尚雜志曾將本土設計師品牌的作品制作成虛擬時裝拍攝照片,在海外社交媒體“出圈”。
不過筆者認為“虛擬時裝”和服裝是“兩個領域”。“穿著在人身上的服裝需要個性但不要奇特,需要舒服自在而不是非人的曲線。況且如今虛擬時裝和NFT、元宇宙這些似是而非的概念掛在一起,需要警惕?!?/strong>

 文章來源于解放日報·上觀新聞


中文在线っと好きだっ最新版_国产精品青青在线观看爽香蕉_国产午夜福利2000集免费视频_伊人久久精品无码二区69